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

劍橋七傑


  這兩天讀過司徒焯正的《英倫十大豪傑》,當中提到了劍橋七傑和牛津三豪,他們的生命非常吸引筆者。細想之下,早兩星期,我把陳之藩的《劍河倒影》散文集讀了,其中〈明善呢,還是察理呢?〉都講及劍橋大學的事,便在此分享一下。

  這篇散文說到劍橋大學請了一個德國猶太人作推草工人,名叫赫伯特。赫伯特可能經歷過希特拉殘酷對待猶太人,於是心生憐憫,幫助了不少無家可歸的餓漢醉人,亦因此被鄰居趕走,最後於劍橋大學工作和居住。有一天,赫伯特在公園裡拾了無家可歸的老人阿伯特。赫伯特把自己的工資,甚至把自己的床都與阿伯特一人一半,一同打理劍橋大學的草地。

  作者最後寫到:「我站在草坪前,凝視著那一片綠煙,在想:幾百年來,不知有過多少劍橋人注視這片草地在那察理,在那窮天;而赫伯特,阿伯特呢,卻是把草剪平、掃淨,並灑上自己一些謙遜的夢想。」

  對!劍橋大學本是「察理」的地方,有人看著劍橋大學的草地思物窮理,有人在那片草地上彰顯愛,甚至有人在那片草地上向 神呼求:求主開路,差遣我,使用我們!
  我想劍橋七傑可能也曾在草地前如此回應 神。

  劍橋七傑是施達德、章必成、司米德、杜明德、何斯德、杜西瑟和蓋士利,稱他們為劍橋七傑不因學術成績斐然,而是他們願意撇下一切,把生命交給 神,到這個荒蠻落後的中國傳福音,拯救靈魂。

  他們的靈命本來有所參差,但因著 神點燃他們內心的火,然後彼此點燃,又看到當時中國受自己國家的欺壓,大量中國人受鴉片毒害之苦,見人的生命混亂不堪,自覺「想到數百萬的中國生靈走向死亡,然而不少坐安樂椅的基督徒,卻無絲毫意向舉起一根指頭去幫助這些人,倒給撒旦得勢獨行」便毅然撇下自己美滿的家庭生活、大好前途和舒適安逸的生活,全然服侍中國:攀山越嶺走到山區、鑽研中文、學習土語、與當地人打成一片……這種自願放下個人權利,甘於默默耕耘,甚至捨棄自己的健康,真不簡單!

  〈明善呢,還是察理呢〉這篇文章說到:「人生的目的是見到受餓的人分給他一塊麵包;見到受凍的人,送給他一件衣服。把那個醉酒的人扶住,把那個跌倒的人攙起,凡是自己覺得是善的就直捷了當的作出來。」

  劍橋七傑不但實踐了文章所說人生的目的,更值得人敬佩是他們付出自己的所有。名言:「All give some, but some give all」有人付出少許,有人全然擺上。不論是那位德國猶太人和劍橋七傑,他們的生命都非常吸引。

  對我們中國人來說:劍橋七傑擺上的生命,造就了我們的屬靈生命。不知我們可否繼承他們優良的心智呢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