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

一九四二年的慘劇--河南省大飢荒


  數月前,姊妹借我一本由孟磊、關國鋒、郭小陽寫的《一九四二飢餓中國》(報告文學),讓我明白當年的慘劇。


  飢荒對我們來說是遙遠國度才發生的事。基本上,我們煩惱吃甚麼比煩惱沒得吃還要多。此書揭示一九四二年在河南省發生了一場大飢荒,每天光是餓死的人數有四千人,最後河南省共死了三百萬人。

  書中記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.森的分析「現代以來,雖然飢荒與自然災害有密切關係,但客觀因素往往只起到引發或加劇作用,權利的不平等、信息的不透明、言論自由的缺失、政治體制的不民主才是加劇貧困和飢餓、導致大規模死亡的飢荒發生的原因」、「換句話說,糧食問題的實質,其實是與政治相關連;飢荒之是否發生,視一個社會採取何種權利與制度而定」。這位經濟學家的分析與河南飢荒不謀而合。河南本是中國的糧倉,就算農作物失收了六成,農民也可靠剩餘的四成過活一年,因此短期的天災導致長達兩年的大飢荒是沒可能的事,加上當年天災的成因也是來自人為的。當年正值抗日戰爭,河南成為重要的軍事要塞,為了阻止日軍攻陷河南,國民政府秘密挖開黃河大堤,任由洪水掩死八十九萬黃泛區農民,使一千二百五十多萬百姓受災,萬畝良田都被大水掩蓋了。

  黃泛區的人為水災導致生態環境起了變化,除了帶來旱災外,還帶來蝗災。人們在河南省開始沒得吃了,便向西面逃荒,希望到西安會得溫飽。在逃荒過程中,人們靠吃大雁糞(當時被認為是補品)、樹皮、粟米芯,甚至有的活抓小孩婦女吃。那時,除了變賣家當,還有變賣妻兒,不少年輕姑娘被賣到妓院,但只帶給家人兩餐溫飽。許多人為了逃命,卻在逃荒的路上冷死、有的被日軍空投的炸彈炸死、有的被火車輒過……

  書中所描寫和附有圖片叫讀者彷彿身歷其中,不禁問自己一句:「熬得住嗎?」另外,就是問究竟生命是甚麼呢?我們的生命比他們好嗎?

  今年歲首,牧師跟我們分享了一九四二年的河南飢荒,提到一名美籍猶太人,名叫白修德。他為了揭發河南飢荒,不惜親身採訪,而且還努力遊說國民政府開倉賑災。雖然屢次被拒,甚至不獲接見,但是他仍想盡辦法幫助河南災民,免得「這個國家在我眼前死去」。

  反思:或許我們沒遇見大災禍,而且有豐富的物質生活。我會這樣想:身體飢餓,心靈也會飢餓。作為基督徒,我們會否看見心靈飢荒嗎?如果看見又會否伸出援手呢?如白修德一樣排除萬難呢?

  一九四二年河南飢荒的確悲慘,你發現現今心靈飢荒嗎?

  報導指出:浸會愛群社會服務處在去年10月至今年6月進行一項關注中學生精神健康的調查,成功訪問16間中學約4,800名中學生,發現50.9%的受訪中學生出現抑鬱徵狀,比率較去年調查上升6.9個百分點,在每5個受訪學生之中,當中20%屬中度至高度抑鬱,即每5人便有1人達到臨床程度,需接受心理治療。(新報:http://www.hkdailynews.com.hk/news.php?id=296935

  從前我們都心靈飢餓,四處找尋方法,好讓自己飽起來。物質愈豐富,心靈卻愈空虛無力。有時會花錢買快樂,但也不見得滿足。我們會與朋友唱K、會吃大餐、會放縱自己、會找尋成功感,換來好像都是空的。

  最近筆者學習向陌生人傳福音,發現傳福音不一定逼人聽我們說福音等等,其實也可以即時關心對方的實際需要。當然對方不一定因你的關心而選擇認識 神,但是透過了解其他人,不知不覺感到心靈滿足。

  施比受更為有福。這句話來自聖經,坐言起行,你會發現付出是多麼幸福的事,也會發現天父對我們的愛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